研究成果

刘哲:四方面着力纵深优化营商环境

来源:经济参考报发布时间:2019-08-07
优化营商环境是经济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的必然选择。当前无论是城市竞争力的提升,还是产业发展的转型,都不再是简单拼政策优惠、拼资源储备、拼成本低廉的阶段,之后更多的要靠营商环境的吸引力。营商环境是一项长期的、系统性的工程,是经济和产业转型的新要求,需要将营商环境推向纵深,切实激发微观主体的活力。

  营商环境不好可能错失城市转型最佳窗口期
  营商环境的优化需要有长期思维。营商环境的好坏关系到经济发展质量、城市竞争力,以及产业转型的进度,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。无论是经济的发展、城市和企业的转型都并不是一蹴而就的。营商环境需要政府有更大的决心、更务实的改革措施和更长远的战略思维。认识到营商环境的长期性和战略意义,中长期优化营商环境的举措可能需要一段时间的沉淀,才会有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。正如同硅谷,从1951年斯坦福研究院的诞生,到1997年硅谷企业市值超过4500亿美元,成为美国新经济的引擎,用了46年的时间。波士顿生物城,从1980年发展成为美国信息技术和生物技术的领先城市,也用了将近20年的时间。
  优化营商环境要有危机意识。中国正处于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时期,经济发展的速度在换挡,但是产业更迭的速度却在加快。伊利股份从成立到2018年接近2000亿元市值,用了26年的时间;京东从1998年成立到2014年上市,用了16年,目前市值接近3000亿元;拼多多从2015年成立到2018年上市仅用了三年时间,市值已经赶上了京东的二分之一,达到了1600亿元。中国传统产业正在经历类似于美国20世纪90年代的产业迭代期,在互联网经济的推动下,中国的这次产业迭代速度可能会远远快于当时的美国。这也就意味着留给城市的准备时间已经非常紧迫了,如果不能在新经济的爆发期到来之前,建立有竞争力的营商环境,可能会错过城市转型的最佳窗口期。

  用改革的办法推动营商环境建设
 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“营商环境与市场主体的期待还有差距。”这几年来,各地方政府、部门持续深化“放管服”改革,从中央到地方都高度重视营商环境的改善,但企业家的切身感受却并不明显。要么营商环境优化的问题与企业切身利益相关性不高,要么企业关心的问题,对应的营商环境改善力度不足。部分政府在简政放权的过程中,存在放而不松的情况,表面上是放开了准入门槛,但实际上设置各种隐形的约束,把民营企业排除在外,原来显性的规定变成了隐性的约束,反而让企业感受更糟糕。营商环境的优化,需要用改革的办法推动,动真格,啃硬骨头,才能切实缩小营商环境与市场主体期待的差距。
  以改革推动营商环境建设,需要政府转换思维、打破原有的权力框架,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出现避重就轻、选择性优化的问题。过度关注短期见效快的、更好操作、更少阻力的领域,而针对企业更关切的、中长期的、关键领域的问题却进展缓慢。因此,营商环境的优化需要突破“中梗阻”,提升营商环境改革的执行力,不落实就等于落空,防止政策走样、走偏,让营商环境优化的含金量充分释放出来,让企业有实实在在的获得感。

  将营商环境改革推向纵深的四大着力点
  优化营商环境就是解放生产力。营商环境建设优化不能照搬其他国家、其他地区的指标,搞突击式或加码式对标,要考虑到中国特色和经济实际。将营商环境改革推向纵深,需要更坚定的决心、更大力度的改革和更务实的举措。
  第一,营商环境优化需要是一把手工程。营商环境涉及企业设立、运营、发展、退出等方方面面,涉及基础设施建设、政府的政务审批、工信部门的产业政策、金融部门的资金支持、政府执法等等各个领域。如果没有统一的顶层协调机制,单靠一个部门的力量,很容易出现推而不动的问题,部分职能部门出现不作为的现象。优化营商环境需要有大局观,每一个政府部门,每一位政府官员,都是营商环境的建设者、缔造者和影响者。
  第二,优化营商环境要把“企业感受”放在第一位。营商环境是市场主体从事经营活动的综合环境和条件,营商环境改善的好坏,企业的感受是最重要的评价标准。有的地方政府通过搞突击式或加码式的指标对标,表面上在营商环境建设方面取得了成绩,但实际上这些指标与企业日常经营中遇到的实际困难还有一定差距,企业的获得感并不强。营商环境的优化不只靠数据,更需要靠口碑,关键看通过营商环境的优化,企业的投资积极性是不是更高了,企业的创新活力是不是增强了,企业的满意度是不是提升了。
  第三,优化营商环境要转变政府思维,从“官本位”到“店小二”。优化营商环境需要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,政府应从审批管理的视角,转为服务企业的定位。一方面,刀刃向内改自己,减少政务环节、减免不必要的成本、提高办事效率。另一方面,政府需要站在企业视角,有求必应,无事不扰。为创业企业营造良好的创新环境,为成熟的企业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,为传统的企业提供良好的转型环境,关注企业最关心的痛点、企业新增投资的顾虑、企业转型所需的环境,为企业做好服务。
  第四,政策的制定和实施要避免虎头蛇尾,防止重出台、轻落实。很多政策的制订和出台都很及时、全面、有针对性,但是有的仅限于是“墙上文件”,没有落实到位。要么没有向社会充分公开,企业获取渠道不顺畅,要么解读力度不足,缺乏有效的政策咨询和解答机制,企业对于政策的适用性和具体流程不了解。名义上,企业享有了政策的福利,但实际上却得不到真正的实惠。部分地方政府还存在着轻易承诺、选择性落实的情况,企业在进驻园区之前,政府承诺的相关条款和优惠政策很有吸引力,但企业进驻之后,在兑现优惠政策的时候,补贴落实的程序过于烦琐,“马拉松式”的手续和流程,甚至使得部分企业放弃了补贴。
  (作者刘哲系葡亰娱乐场新经济研究院副院长,本文原刊于《经济参考报》